欧路软件 《法语助手》 《德语助手》《西班牙语助手》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法国征收75%特富税 90%富人移居国外 [复制链接]

1#
中国新闻周刊   特约撰稿/黎文宇

  特富税,奥朗德的一场政治秀?

  法国目前赤字达到800亿欧元,负债则几乎达到2万亿欧元,而新增的富人税涉及人数不过1000人,所得年收入不过2亿欧元,这何谈提振法国经济?

  这并不是法国政府第一次提出向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个人征收重税,去年12月,类似提案曾被法国宪法委员会裁定违宪,让政府力推的税收法案胎死腹中。

  总统奥朗德并没有放弃,他立即要求总理埃罗按照宪法原则进行修改,并提出新的提案,时隔不到一年,2013年10月18日晚,法国国民议会投票批准,今明两年向年薪超过100万欧元的个人所在企业征收“75%特富税”。

  此法案还将交由被称为“富翁俱乐部”的参议院审理,外界称其在参议院被否决的概率很高,但即使这样,国民议会仍拥有最终决定权,预计该法案实施之日指日可待。

  “75%特富税”一波三折,法国政府为增加税收,可谓绞尽脑汁。

  新旧75%特富税

  2012年10月19日,法国国民议会通过“75%特富税”,旨在向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个人征收税率为75%的所得税。此消息一出,舆论一片哗然。时任预算部长卡于扎克表示,每个人都必须按收入做出贡献,以改善法国的财政困境。右派人民运动联盟议员沃斯则表示,75%的税率是惩罚性税率,认为此举将迫使一些纳税人离开法国。

  果不其然,为逃避重税,更多的法国富人开始移居国外,最受人关注的便是“大鼻子情圣”的扮演者、法国著名影星德帕迪约移居比利时,后又获得俄罗斯国籍一事。在移居尼辛镇之后,德帕迪约开始经营起当地一家名为Villa White Cloud的酒店,这让这个原本只有五个房间的酒店声名大噪,许多游客慕名前来。在比利时另一个小城图尔奈,德帕迪约新建的酒吧也将在今年年末开业,不仅如此,他还想在周边开一家精品餐厅,其实他已经在俄罗斯萨兰斯克市实现了开餐馆的想法。如今,这位在法国交了45年共计1.45亿欧元赋税的老牌影星,开始在国外投资纳税,然而让人担心的不仅是税收和资金的外流,还有人才和文化的外流。

  就在富人纷纷逃离法国之际,2012年12月29日,法国宪法委员会裁定“75%特富税”违宪,认为此项提案违背了税收平等的原则。总理埃罗立即发表公告:“政府不会放弃75%特富税,它将继续出现在2014年财政预算提案中。”右派人民运动联盟主席科佩则希望奥朗德从失败中吸取教训,呼吁其开始着手法国人民真正需要的改革。

  时隔一年,左派政府如期提出了新的“75%特富税”,将征收对象由个人变成企业,但规定每家企业此项税种所缴纳的金额不得超过其营业额的5%。此税收政策涉及470家企业,大约1000名企业老板和员工,预计每年可为法国政府带来2亿欧元收入。

  此举引发法国职业足球联盟强烈不满,前总理菲永也指责左派政府,认为这对企业来说是一场噩梦。普通民众大多同意征收此税收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同自己无关。虽事不关己,但反对声音依然存在。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,一家爱马仕专卖店的主管就怒斥奥朗德是神经病,认为政府此举缺乏考虑。

  法国第戎高等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斯坦芬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“在经济危机时期,向高收入阶层征收重税很正常,但是此番令人惊讶的是,旨在征收高收入者的税收,最终却由企业来买单。”他认为,此次政府改变征收对象,是换了一种简单但不公平的方式来变相征收富人税。

  为何执着于75%特富税

  被宪法委员会否决、被右派指责、遭民众质疑,逼得富人逃离法国,总统奥朗德和左派政府依旧坚持向年薪超过100万欧元的个人征收75%特富税,缘何如此?

  在法国,富人向来需要缴纳很高的赋税,富人外流也并不始于75%特富税。19世纪70年代起,政府便对高收入阶层征收60%的重税,密特朗上台后,更是将此税率提高到65%。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,法国的富人数量和富人收入逐年增加,为逃避过高的赋税,越来越多的富人选择逃离法国。

  萨科齐执政以来,为改善此状况,一度设立50%的“税盾”来保护高收入阶层,使其所缴纳的税收不超过收入的50%,以减少人才资金外流。此举却遭到民众诟病,认为他同富人走的太近,过于保护他们的利益。

  经济危机以来,法国经济不断下滑,赤字负债高居不下。为改善法国经济,2012年总统大选中,奥朗德和萨科齐提出了不同的方案,前者选择从富人身上增加税收,以降低赤字,减少公共债务,承诺当选后要向年薪超过100万欧元的个人征收75%的重税;后者则希望对法国高福利制度进行改革。

  受够了紧缩性财政政策的法国民众,自然支持左派“让富人掏钱”的主张,而这一主张,正是奥朗德竞选中最有力的纲领之一,他当时做的承诺,上台之后就必须兑现,尤其是当支持率和威信度不断下滑,即使遭到宪法委员会否定,他也不会轻易放弃。

  如今,劳动部长萨潘刚刚宣布9月份失业率再次上升,年底前扭转失业率曲线已不可能实现,偏偏极右势力不断抬头,民众对奥朗德和左派政府越来越不满,前者极需通过此项税收提案,重拾民众信心,展现执政权威;极右势力则想要向民众表现出他们同不公平对抗到底的决心,此提案所带来的政治效益明显。

  法国足球俱乐部集体罢赛

  在“75%特富税”即将实施之际,首先跳起来反对的,却是足球俱乐部。日前,法国职业足球联盟宣布,将于11月末罢赛,来抗议此项税收政策。法国职业足球联盟主席费德里克担忧,如果开征此项重税,将有13家足球俱乐部受到影响,他们将为自己年薪超过100万欧元的球员上缴4400万欧元的税费,其中,仅巴黎圣日耳曼这一家俱乐部,就将上缴2000万欧元赋税。然而即便足球俱乐部表示将组织罢赛,奥朗德还是坚持对其征税,他强调:“75%税收是针对所有企业的,没有例外。”

  法国民众大多对此表示赞成,支持政府的这项决定。一位卖酒的店主告诉本刊记者:“该负担此税收的足球俱乐部就应该负担,而不应该只是其他传统企业来负担。足球俱乐部没有任何理由逃避,他们说这会削弱其在欧洲足坛的竞争力,导致球员外流,然而这也是其他企业所要面对的,目前为止,这些企业可没说要罢工。”一位法国SFR电信公司的员工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:“如果民众对向企业征收特富税没有意见的话,那么对于那些一个月就向运动员支付上百万欧元的足球俱乐部征税,民众应该是喜闻乐见。”

  确实如此,法国民调机构Opinionway最近公布的调查显示,85%的民众支持向法国足球俱乐部征收“75%特富税”。就像法国体育部长福尔内所说:“如果一个企业可以向他的员工支付100万欧元的年薪,那么为什么不为这个国家做一些贡献呢?”

  不过,如果“75%特富税”一出台,波尔多足球队最大股东尼古拉就表示,将重新考虑对俱乐部的投资;里昂足球俱乐部主席则称,为2016欧洲杯建造体育场的计划或将搁置,那么足球俱乐部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。11月7日总统奥朗德将会见足球俱乐部老板,就这一问题进行讨论。

  提振法国经济还是反作用?

  此次法国国民议会不仅通过了“75%特富税”,而且,对于营业额超过2.5亿欧元的企业,将企业附加税从5%上调至10.7%。国民议会议员只是在波旁宫投了个票,然而对于有些企业来说,这是沉重的一天。

  在被问及此举能否提振法国经济时,法国第戎高等商学院企业战略分析教授杰罗姆分析认为,政府此举唯一的目的,不过是在给左派选民传递一个信号,政治意味浓重。涉及此项税收的人数不过1000人,所得收入不过2亿欧元,这对于提振法国经济根本没有什么帮助。法国目前赤字达到800亿欧元,负债则几乎达到2万亿欧元,此税收所得收入连零头都填补不上,何谈提振法国经济?相反,增加企业税收,必定会惹恼他们。

  “此举非但不会提振经济,反而会带来反作用,因为这不仅把为数不多还留在法国的企业赶走了,而且还会把吸金的足球运动员逼走,而法甲好不容易才受到大家的追捧。”一家HUGO BOSS品牌专卖店的员工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了自己的看法。



  似乎,问题并不在于75%特富税,而是这些年以来一直实行的税收制度,它让企业缴税过多,重创了他们的竞争力和创造力,使得法国企业过去这些年来盈利大幅度下降,造成企业投资减少,员工减少,雇佣减少,继而造成失业人口增加,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困难重重,而这,才是法国真正的问题。

  法国90%的富人已经离开或正准备要离开,穷人都靠政府养着,不用花钱;中间那部分中产阶级则无奈一直被征税,不停地为每一个税收提案买单,这无疑会加重法国的贫富差距,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。

  或许是时候,政府应该想想怎么留住精英,留住企业,留住法国本土文化了。

  然而,“75%特富税”终究不是法国人民关心的问题,再过十天,就没有人会谈论这个话题了,他们更在乎的是触及自身利益的增值税和社会普摊税的上调。2013年,在经历了电力、燃气、地铁票、啤酒等价格的上涨之后,等待法国人民的将是更多的税收增长政策,这在当初他们选择奥朗德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了。

  不论是对于奥朗德,还是对于法国民众来说,2014年的冬天将格外寒冷。

来源:http://www.cnfrance.com/info/pinglun/20131109/10536.html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